央廣網北京2月3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1954年在歷史上是一個平年。雖然第二次世界大戰過去了近10年,但多數國家依然百廢待興。經過測算,這一年的4月11號甚至被英國劍橋大學科學家威廉·康舒妥稱為20世紀最無聊的一天。那一天,比利時舉行了大選,一個土耳其學者出生,還有一個英國足球運動員去世。除了這些以外,什麼都沒發生。那麼對於中國來說這意味著什麼呢?1954年對於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政治經濟建設全面發展,那是日新月異的一年,我們來聽《二十世紀 馬年故事》第五篇:《不待揚鞭自奮蹄》。
  1954年是新中國成立5年來,取得成就最多的一年。安徽西部大別山區的霍山縣,矗立了一座雄偉的水利工程。它就是擁有新中國第一大壩之稱的“佛子嶺水庫”。
  "高大的連拱壩,像一座大山似的,擋住了上游下來的洪水,使水不能流到壩的下頭,當下游需要水的時候,把連拱壩下麵的排泄洪水的閘門一開,水就噴射出來。"
  這是1954年“佛子嶺水庫”建成後,第一次開閘放水時的錄音報道。淮河流域人民深受洪水之苦,如何治理好淮河,成為新中國政府面臨的巨大考驗。經過兩年十個月的艱苦奮戰,1954年10月,新中國第一壩,“佛子嶺大壩”終於以雄偉的姿態,橫跨在淠河兩岸。
  "佛子嶺水庫的連拱壩,是一座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水壩,有21個半圓型的拱,有一里多長,22丈高,能攔5億立方公尺的洪水,是我國用了兩年時間建成的最大最高的空心壩。我們只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就建成了。"
  1954年年底,兩條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分別從雅安和格爾木兩個方向跨越崇山峻嶺修到了拉薩,並且在同一天通車,改變了幾千年來西藏不通公路沒有汽車的歷史。青藏和康藏公路一個高寒缺氧、長年冰凍,一個山高谷深、飛石塌方,這兩條通往拉薩的公路被人們稱為天路。當時的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是通過長途電話錄製了雅安康藏公路通車儀式的實況,而根據當時的通訊狀況,通車儀式的實況信號是從雅安經過成都、西安、太原一站接一站多次轉接才傳送到了北京,到達北京的時候已經相當微弱。雅安和北京兩地的工程師連續呼叫15分鐘才接通了信號。
  "喂,喂,我是北京啊,我是北京中央台……雅安,雅安,喂,北京,哦,北京啊,北京中央台啊……"
  下麵您聽到的就是1954年12月25號雅安市舉行康藏公路通車儀式的現場實況。
  "雅安各界慶祝康藏公路全線通車大會開始。向修築康藏公路的軍工、民工及全體工作人員道喜!"
  六十年風風雨雨,在大別山的崇山峻嶺中,佛子嶺水庫大壩的身軀依然雄偉;在茫茫的雪域高原,康藏、青藏公路也依然是不可替代的生命線。它們和無數長眠的建設者一起,記錄著那個火熱而純真的年代,見證著祖國發展的地覆天翻。  (原標題:[馬年故事]1954年“新中國第一大壩”佛子嶺水庫建成)
創作者介紹

單車

qg62qgsk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